孙红文:心系学科 才能成就个人

发布者:杨哲发布时间:2015-04-06浏览次数:44

南开新闻网记者 吴军辉

  “孙老师真是蛮拼的!”在南开大学,认识孙红文教授的人大都愿意如此评价。

  孙红文,现任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主管科研工作。她是教育部环境污染过程与基准重点实验室主任,也是《环境化学》国家级精品课、国家级资源共享课的负责人。她先后荣获全国模范教师、天津市教学名师称号。2004年入选教育部首批新世纪优秀人才,2012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2014年获评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作为一名高校一线女教师,由于工作出色,孙红文先后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巾帼建功标兵、天津市巾帼建功标兵、天津市三八红旗手标兵等荣誉称号。今年“妇女节”前夕,孙红文又将“全国五一巾帼标兵”的大红奖状捧在了手上。

  外人看来,孙红文是“拿奖拿到手发软”,而熟悉她的学生和同事都知道这一项项荣誉的背后,凝结着她无数的付出与艰辛。然而,采访中她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她都“乐在其中”。原因在于,她所做的一切都与学科发展密不可分。

  “如果把个人的追求融入到学科的发展之中,用学科发展带动个人发展,那么做出点成绩就不是难事。”孙红文这样说,也是这样做。采访中,无论谈到科研、教学、编写教材还是行政管理,孙红文始终把“南开环境学科发展”挂在嘴边。正是那份深沉的责任感让她工作起来劲头十足。

  1967年,孙红文出生在天津。作为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孙红文有着浓厚的南开情结。她从小就崇拜周恩来总理,高中就读南开中学,曾亲耳聆听过邓颖超到南开中学作的报告。高考填报志愿时,成绩优异的她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南开大学。而据她回忆,当时的成绩考取清华应是不在话下,可她就是认准了南开。

  本科及硕士研究生阶段,孙红文就读南开大学化学系,1991年,怀着对环境科学这一新兴学科未来发展空间的期待,转到环境科学系攻读博士,师从著名环境化学家、教育家戴树桂先生,1994年获得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从那以后她的个人成长与南开环境学科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  多年来,孙红文始终坚守在教学第一线,承担系列本科生、硕士生以及博士生课程,努力打造精品课。她作为课程负责人的本科生专业课《环境化学》2008年入选国家级精品课,2013年入选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

  很多人不知道,从接手《环境化学》课到将其打造成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孙红文经历了由被动到主动的过程。

  2005年,孙红文作为课程负责人接手《环境化学》课程。2008年,申报精品课时,有人问她,南开最早成立了环境专业,戴先生又主编了《环境化学》这本权威教材,为什么现在才申请精品课?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次对话令孙红文大受刺激。

  “你总说南开环境化学是全国的优势学科,你这门课连精品课都不是。我这人从小就好强,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把这门课建设成国内最好的。”孙红文说。

  不光是课程建设,只要是对学科发展有益的事儿孙红文都愿意干。

  她十分注重教材建设,参编的《环境化学》及主编的配套教材《环境化学电子教案》连续入选国家级“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成为被广泛采纳的权威教材。她始终注重向国际前沿水准看齐,主译了Manahan  S.E.主编的《Environmental Chemistry》(Ninth  Edition)。她是《环境科学大百科全书—环境化学分支》的主编,还曾受邀作为《环境科学大辞典》编委,编写环境化学相关词条。她为提升我国环境学科教材水平所做的突出贡献业界有目共睹。

  作为国内知名的环境化学中青年领军人物,孙红文以国家环境保护重大需求为出发点,瞄准国际相关研究领域前沿,承担各类科技项目40余项,包括担任973计划项目课题组长、并主持863计划项目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科技部国际合作项目等20余项,并担任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及863重点项目副组长或技术负责人。在水土环境污染过程、风险及修复方面确立了特色研究方向,开展前瞻性研究。

  截至目前,孙红文累计发表论文230余篇,110余篇被SCI收录,多篇发表在环境科学领域国际顶级期刊上,获得国际同行的高度认可。她在纳米材料复合污染效应、全氟化合物人体暴露途径与跨代传输、新型污染物环境来源等方向,做出了开创性工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同时,她还注重环保领域实用技术的开发与推广。她发明的重金属复合生物固定剂被农业部选定,在天津市受重金属污染的农田大范围推广,辐射面积达1000多亩,挽回了农田资源因污染造成的损失。她从日本引入地下渗滤系统处理分散型生活污水技术并在天津进行示范,被市水务部门及农村工作委员会采纳推广。

  采访中,记者发现,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对孙红文老师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严格”。她十分注重细节,她会亲自修改学生交上来的论文,大到结构框架,小到标点符号,经常把一篇文章改成“大花脸”。她曾耐心向本科生解释论文“待投”和“待发表”的区别,教导他们恪守学术规则。她常要求研究生重视文献学习,开组会时,学生报告中提到的文献她几乎全部提前研读过,令学生佩服不已。她曾要求研究生用英文讲文献,这样的训练让学生吃了不少苦头。多年以后,学生走上工作岗位与外籍专家“对答如流”时,才恍然明白孙老师当初的良苦用心。

  “孙老师气场非常强。进组时我们都有点怕她。可是真到毕业时回想起来,她好像从来也没有过言词上的激烈批评。那种怕其实是一种尊敬,因为她的严格要求。”孙红文昔日的学生如今的同事、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汪磊说。

  事实上,面对有困难的学生,孙红文会展现出耐心细致的一面。她不希望一个学生掉队。有的学生因为害怕挂科,考虑到老师们一般不会“挂”大四学生,于是专门大四选修《环境化学》。孙红文明白学生们的心思,但她不会轻易就此“放水”。她会更加注意这些学生的学习状况,课后经常找他们谈话,帮助分析问题,补习功课直至顺利完成学业。这样的举动让学院教务老师连连称赞。

  采访中,一名刚刚被录取的研究生希望能提前到实验室工作一两个月。尽管孙红文知道这位学生来到组里短期内可能做不了什么工作,但还是积极地帮她申请宿舍,安排实验室。有的研究生科研非常优秀,想出更多的成果,自愿延期毕业,孙红文也非常支持,尽管经费有限,但是对于这种要求进步的学生她从来不怕花钱,会给他们更高的生活津贴。

  “作为教师,作为研究生导师,我们要对学生的发展负责,要为他们成功的学术人生奠定坚实基础。我们为他们提供高的平台,宽的视野,为他们制定高的目标,这是最重要的。每一个学生的水平,就代表着南开环境学科的水平。用一种高的标准严格要求他们,但这对他们的长远发展有益,更是对学科发展负责。”孙红文说。

  谈到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孙红文表示,如果处理好了,它们并不是一对矛盾。她回忆刚回国时,科研刚刚起步,教学也要做好,又有一定的行政工作压力,确实有些时间上的冲突。当时,她给研究生上课没有中文教材,只能对着英文教材备课,这花费了她大量的时间,常常备到夜里一两点钟也没备完。没办法,上闹铃,早上5点起床接着备。工作之余还要照顾年幼的女儿,那段日子孙红文付出了很多。

  “本科生、研究生的课程系统性、理论性非常强。做好教学对搞好科研绝对是有帮助的。青年教师,如果可以选,就把两个稍稍错开一些。在某一个阶段重点将一件事做好了,然后再集中精力去做另一件事。教学与科研并重、教学与科研相长是高等教师的职责与幸事。”孙红文说。

  作为戴树桂先生的学生,孙红文深知南开环境发展至今步履艰难。1973年,南开大学化学系成立环境保护专业,几乎与世界同步。1983年成立南开大学环境科学系,属国内高校首创。1986年获得首批环境化学博士点。新中国第一个环境化学博士也从南开诞生。这些成绩都是在及其困难的条件下取得的,据孙红文回忆,学科初创的那些年,戴树桂先生甚至没有一间办公室,都是提着小包“移动办公”。

  孙红文说:“条件差限制了发展,但有时也是好事。它养成了环境学院不等不靠的作风。有条件更好,没有条件我们也要发展,吃苦的精神到目前为止环境学院都是有的。这是我们从老一辈身上学习到的。他们在没有条件的时候也承担了国家重大项目,也能拿到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现在,我们都有了一些条件,我们能让学科水平向下滑吗?”

  正是这种强烈的责任感,让孙红文在学院科研副院长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倾情付出。十年来,她团结学院老师一起克服学院科研条件差等困难,艰苦奋斗、辛勤耕耘。学院科研水平得到很大提升,新增省部级重点实验室3个,科研经费增长近10倍,SCI论文增长12倍,连年3位教师获得“杰青”资助。近年来,南开环境学科快速发展,保持了全国领先地位并再次被认定为国家环境科学重点学科……这样的成绩,有目共睹。

  生活中孙红文也努力做好女儿、妻子、母亲的角色,尽心尽力照顾家人。刚刚回国时,丈夫仍在国外学习,孙红文就独自带着孩子工作。女儿上幼儿园和小学离不开人照顾。放学后,孙红文就把她接到单位,请门卫师傅帮忙照看。在父母病重期间,孙红文几乎每天都是学校医院两边跑,尽一个女儿应尽的孝道。白天耽误的工作,只能晚上熬夜补回来。

  面对荣誉,孙红文最想说的是感谢。她要感恩学校,感恩老一辈学者在业务、技能、作风、品质、为人等方面对她的熏陶,感恩学生对自己为人师表的鞭策与鼓励。

  孙红文常说自己诚惶诚恐。“我觉得压力特别大,对自己各方面的发展都还不是特别满意。未来还要做好本职工作,坚持教书育人的根本任务,科研方面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冲刺,更希望为南开环境学科持久发展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孙红文说。